索引号: 009924111B/2018-00362 文件编号: 发布机构: 市政府办公室
生成日期: 2018-07-03 主题分类: 组配分类: 中央、自治区政府信息 体裁分类: 服务对象分类:
公开形式:网站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全球首个高原高压氧治疗方案出来了

2018-07-03 来源:日喀则新闻中心 浏览次数:

对于高压氧舱,大多数人都应该很陌生,今天,记者在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日喀则分院(原解放军第八医院)采访了解到,高压氧舱就是将患者置于一个密闭的舱体内,在超过常压的状态下吸入纯氧,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称为高压氧治疗,且治疗适应症广泛。

氧是人体生命活动的第一需要,高压氧则被称为健康的“打气筒”。走进该院的高压氧治疗室,一个外观宛如潜水艇的庞然大物赫然映入眼帘,这就是二舱二门小型空气加压氧舱。新氧舱在经过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专家的充分论证和实践运用后,制定出了全球首个海拔3500米以上高压氧治疗方案,并已通报了全国高压氧学会。新氧舱全程采用计算机自动化操作,加压、减压平稳,耳压不适感轻。舱内的自动喷淋系统和紧急减压系统能对紧急情况及时进行处理。在舱外,医护人员可通过监控视频严密观察舱内人员的情况,进一步提高治疗安全性。

“在抵达日喀则分院后,我第一时间就到高压氧舱检查设备并查看以往的治疗方案,发现了两个严重问题,第一是氧气供应压力大大低于高压氧治疗标准,其次就是照搬内地的治疗方案,没有适用于高原环境的专用治疗方案。由于在海拔3500米以上高原地区,环境大气压相对要比平原地区低,所以在制定相关治疗方案时,不能完全按照以往平原地区各项疾病治疗的原有方案进行。”高压氧科主管技师徐宏萍介绍道,“在查阅了大量相关文献及资料,凭着近20年的高压氧从业经验和扎实的高压氧理论知识,自己亲自入舱监测在不同压力环境下患者的症状改善情况和生命体征变化,制订了全球首个海拔3500米以上高压氧治疗方案,现已通报了全国高压氧学会。”

封闭的治疗环境会不会导致闷热不适的情况发生呢?答案是不仅不会,而且舱内还将非常舒适。虽然治疗时长约为80分钟,但舱内配有性能优良的温控、通风系统及音响设施,使患者在治疗时可以看书、听音乐、观看视频影片等。同时,患者还可及时与医护人员进行沟通交流。

“我前段时间手部骨折,刚做完手术10几天,每天都会来高压氧舱治疗,现在伤口愈合的很好,如果是以前的话,伤口到现在应该都没有愈合,感觉身体各方面都比之前有所好转。”刚从高压氧舱出来的病人万仕所说。

赵晓波在去珠峰的路上,突发急性高原肺水肿,血压高达200/130mmHg。他被送到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日喀则分院(原名解放军第八医院)后,徐宏萍技师立刻用新的高原高压氧治疗方案对他进行了治疗,“当他被送来时我们及时对他进行了高压氧治疗。第一阶段吸氧结束后,患者呼吸困难的症状就明显改善,面色红润,第二阶段吸氧结束后患者就能谈笑自如,出舱后自己步行回病房。经过三次治疗后,患者就痊愈出院。用他的话来说,‘我是被担架抬进高压氧舱的,但却是自己笑着走出来的,高压氧救了我的命呀!’”徐宏萍说道。

“我前段时间手部骨折,刚做完手术10几天,每天都会来高压氧舱治疗,现在伤口愈合的很好,如果是以前的话,伤口到现在应该都没有愈合,感觉身体各方面都比之前有所好转。”刚从高压氧舱出来的病人万仕所说。

赵晓波在去珠峰的路上,突发急性高原肺水肿,血压高达200/130mmHg。他被送到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日喀则分院(原名解放军第八医院)后,徐宏萍技师立刻用新的高原高压氧治疗方案对他进行了治疗,“当他被送来时我们及时对他进行了高压氧治疗。第一阶段吸氧结束后,患者呼吸困难的症状就明显改善,面色红润,第二阶段吸氧结束后患者就能谈笑自如,出舱后自己步行回病房。经过三次治疗后,患者就痊愈出院。用他的话来说,‘我是被担架抬进高压氧舱的,但却是自己笑着走出来的,高压氧救了我的命呀!’”徐宏萍说道。

(编辑:市政府办公室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